好学生作文 学门教育

国学古籍

双江聂先生文集

  • 按语:此《双江聂先生文集》是明嘉靖间刻本,藏于北京图书馆。此处所收录的实际上是当时阅览时所作的读书笔记,价值究竟有多大,则存乎阅者其人。

    卷一 奏疏一

    卷二 奏疏二

    卷三 序

      《大学古本臆说序》

      窃以孔门之学,一以贯之,孔之一即尧舜相传之中。中者,心之本体,非大学之至善乎?致知者,止至善之全功;格物者,止至善之妙用;意也者,感于物而生于知者也。诚言其顺,格言其化,致言其寂也。寂以妙感,感以速化,万而一者矣。…

      《白沙先生绪言(双江编)序》

      夫人生而静,心兮本虚,天之性也。…  《刻困辨录自序》

      是录也,杂引经传,篇章离折(为“析”之误),语意混淆,淹洫岁时,聊以纪忧患自考之意,以侯他日取正于有道,缘是以为受教之地也。

      《刻夏游记(罗念庵著)序》

      盖天下之感皆生于寂,而其应也,必本之虚。无有远近幽深而易之受命如响,其以此。  卷四。序二

      《赠宫辅少湖徐公赴京序》  耳之体虚,故能达天下之聪;目之体虚,故能丽天下之明;心之体虚,故能一天下之善。

      《送王惟中(即遵岩)归泉州序》

      今天下从事于良知之学者乃浸失其类,何哉?良知未发之中,备物敦化,不属知觉,而世常以知觉求之,盖不得于孩提爱敬之言而失之也。孟子曰:孩提之童,不学不虑,知爱知敬,是盖即其所发以验其中之所有。故曰:亲亲,仁也;敬长,义也。初非指爱敬为良知也。犹曰:恻隐羞恶,仁义之端,而遂以恻隐羞恶为仁义可乎哉?今夫以爱敬为良知,则将以知觉为本体;以知觉为本体,则将以不学不虑为工夫。其流之弊,浅陋者恣情玩意,拘迫者病己而槁苗,入高虚者,遗弃简旷,以耘为无益而舍之。是三人者,猖狂荒谬,其受病不同,而失之于外一也。…不谓其悟而以知觉易闻见也。以知觉易闻见,均之为外也。……予之所谓内者,未发之中,而发斯外也。……是故致中者,学之至也。…

      《宋李子归宁都序》

      夫人生而静,不睹不闻,戒谨恐惧以归其根,此致知宗旨也。而世之梏于闻见者,类以意念流转为妙用,格物之学,卒为义袭。…性,静也,寂然不动是也。感而遂通,怵恻于入井之乍见,爱敬于孩提之不虑,曾何纤毫人力于其间哉。是故求怵恻者,将求之于入井之乍见乎?抑求以复吾不忍人之心乎?求爱敬者,将求之于孩提之不虑乎,抑于纯一未发中求之也?独观万化之原,知止而定,天下之能事毕矣。…

      《送王雩庵献绩之京序》

      君子之道,虚中无我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送彭山季子擢长沙序》

      季子讳本,字明德,别号彭山,浙江山阴人,予师阳明先生高弟也。

      《赠周以道分教青阳》

      教有道乎?曰学诸己而已矣。学有道乎?曰求诸心而已矣。求心有道乎?曰识吾心之体而已矣。故曰学须先识仁体,既识仁体,存久自明。夫仁,性之灵也,动于欲而后始昏。动,性之感也,感于物而后有欲,欲动而仁之体亡。所谓灵于万物者而反为物所役。…夫天下之事,感与应而已矣。故父子相感而后有慈孝之应,君臣性感而后有仁敬之应,昆弟相感而后有友恭之应。(疑脱一“感”字)于朋友、感于夫妇而为信为别。要皆吾性之灵之所发,性所同也,宜其感物而神应无不同,而乃有不同者,人有学不学。即学矣,而徒以不识乎心之体,至于误己误人者亦多矣。然后致不一而虑以百桀,归不同而途以殊谬。归也,致也,灵之所聚也。是故艮以止言,咸以虚言,感以寂言。寂以通天下之感,虚以妙天下之应,止以研天下之虑。知止定、致虚极、守寂笃,是谓未发之中,大本之立夫。然与天地合德、日月合明、四时合序、鬼神合吉凶,灵之至也。于是应之父子而止慈孝,天下之为父子者定;应之君臣而止仁敬,天下之为君臣者定;应之昆弟而止友恭,天下之为昆弟者定;朋友夫妇应之而止于信、止于别,天下之为朋友夫妇者定。天下之为君臣、父子、夫妇、长幼、朋友者定,教之至也。…

      《赠王学正之宿迁序》

      今之讲良知之学者,其说有二:一曰良知者知觉而已,除却知觉别无良知。学者因其知之所及而致之,则知致矣。是谓无寂无感、无内外、无先后而浑然一体者也。一曰良知者,虚灵之寂体,感于物而后有知,知其发也。致知者,惟归寂以通感,执体以应用,是谓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而知无不良也。…主前说者则以后说为禅定、为偏内,主后说者又以前说为义袭、为逐物。…

      《赠江元山令新宁序》

      夫心一也,而有恻隐、羞恶、辞让、是非四者之异,此自其所发者言之也。心之本体,发无不善,而有不善者,学不足以充其本体之量而蔽于欲。…是故学以充夫恻隐之量而后天下无入井之孺子,学以充夫羞恶之端而后道路无呼食之桴夫,学以充夫是非之鉴而后虚诞之词塞。  《留别殿学少湖徐公序》

      止也者,吾心之体,万化之原也。至虚而备,至静而章,至寂而神,子思所谓未发之中,天下之大本是也。

      《赠贡玄略升湖口学谕序》

      (贡玄略)尝受学于邹东廓、欧阳南野、王龙溪之门,然其晚年自得,则有不由师传者多矣。

      卷五。记

      《贞烈亭碑记》  性者,天地之中,人得之为生理也。

      《永宁重修儒学记》

      …(指宋朝理学)而足以诏后世、继绝学者,篇凡有四:曰《易通》,曰《定性书》,曰《西铭》,曰《易传序》。…

      《云根道人记》

      夫消者,息之机也;虚者,盈之会也。不啬不丰,不翕聚则不能发散。  《道心堂记》

      道心,其未发之中乎?未发故微,微故显。…一者何也?中也。中也者,和也,中节也。…盖道心惟微,本虚寂也。虚而受,寂而感。后天奉天,何思何虑,何尝以虚寂为枯槁,以感应为障碍?学以存心言至矣。心一也,以言乎体,寂然不动是也。寂然者,未发之中,千变万化皆由此处,故曰道心。

      《重修养正书院记》  夫未发之中,非天命之性乎?人受天地之中以生,中即命,命即性也。…后世不知求中于未发,而即事以求乎中,卜度拟量密,陷于义外之袭而不自知,流而为王霸之假,又流而为记诵词章之俗。…

      《复斋记》

      …然以复失之者多矣。往往索之于善端发见之微,而以助长为扩充。是何异夫驱牛羊而牧萌蘖也?夫萌蘖于斧斤之余,即平旦好恶之近,其端可考也。息之以日夜,润之以雨露,敛神功于寂无,回生机于眇忽,坤之所以善养也。…虚则灵,静则明,…  《复古书院记》

      执中一语,万世心学之源也。中者,何也?天地之心也,人得之而为人之心。其未发也,五性具焉,天下之大本也。本立而天下之能事毕矣。惟夫不知中之为未发也,索之于念虑,探之于事为,逐逐焉役于外以袭之,而天德王道之几于是焉息矣。…知喜怒哀乐未发之为中,则知中节之和、位育之征,皆无为之变化也。有宋诸儒乃有以多说淆之,惟程伯子曰:“不睹不闻便是未发之中。”又曰:“虽无所知觉之事,而其能知能觉者自在。”知所知所觉与能知能觉不同,庶乎可以窥未发之蕴。…

      《存斋(徐阶)记》

      …不睹不闻便是未发之中,才发便属睹闻。不闻曰隐,不睹曰微,隐微曰独。莫见莫显,诚之不可拚也。…

      《冰雪堂记》  …雷动风散,雨润日暄,生物之仁也;冰凝雪列,艮以止之,造化之义也。冰雪者,义之气也,义所以节夫仁耳,仁不节则生生之意或几乎息。…

      卷六。铭

      《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赠太子少保谥文庄南野欧阳公墓志铭》

      嘉靖甲寅三月二十三日卒于官。

      先生讳德,崇一字,南野先生,学者称之也。

      举于乡,闻阳明先生讲学虔台,裹粮从之。

      先师语来学必曰先与崇一论之。

      《礼部郎中陈明水先生墓碑》

      先生讳九川,字惟睿,初号竹亭,改号明水。

      卷七。传碑表引祭文

      卷八。书一

      《启阳明先生》(复印有)

      《答欧阳南野》

      一  来谕良知本体工夫效验,忒煞精邃,其与阳明先生答示大旨多同,于是见南野之独到也。先生所答,多非区区问意,…而仆谬有见于孝弟者,正欲体贴良知,直将孝弟作良知看,非假之为帮助也。…良知之外无孝弟,犹孝弟之外无良知也。若曰:性中曷尝有孝弟来?则虽仁义礼智亦非常有也,皆因其所发而后见之耳。…

      二

      立本之学,迩来何似?传习录中自有的确公案可查,不可以其论统体,景象效验、感应变化处俱作工夫看,未有不着在支节而脱却本原者。夫以知觉为良知,是以已发作未发,以推行为致知,是以助长为养苗,王霸集袭之分,舍此不复有毫厘之辨也。夫动,已发者也,发斯妄矣。发而未发,动而无动也,其斯以为定乎?考亭晚年有云:“向来讲究思索,直以心为已发,而止以察识端倪为格物致知实下手处,以故阙却平日涵养一段工夫。至于发言处事轻扬飞躁,无复圣贤雍容深厚气象。”所见之差,其病亦至于此,不可以不审也。…“养”之一字,是多少体验,多少涵蓄,多少积累,多少宁耐。…盖尝反复请正,而诸公未尽以为然。近得明水一书,驳辨尤严。其谓心无定体一语,其于心体,疑失之远矣。炯然在中,寂然不动,而万化攸基,此定体也。…

      三

      窃谓良知本寂,感于物而后有知,知其发也,不可遂以知发为良知,而忘其发之所自也。心主乎内,应于外而后有外,外其影也,不可以其外应者为心,而遂求心于外也。故学问之道,自其主乎内之寂然者求之,使之寂而常定也,则感无不通,外无不该,动无不制,而天下之能事毕矣。譬之鉴悬于此,而物来自照;钟之在虚,而扣无不应。此谓无内外动静先后,而一之者也。是非愚之见也,先师之见也。师云:“良知是未发之中,寂然大公的本体,便自能感而遂通,便自能物来顺应。”又云:“祛除思虑,令此心光光地,便是未发之中,便是寂然不动,便是廓然大公。自然发而中节,自如感而遂通,自然物来顺应。”又云:“有未发之中,便有发而中节之和。常人无发而中节之和,须是知他未发之中未能全得。”又云:“一是树之本,一贯是树之萌芽。体用一源,体立而用自生。”此岂录中长语哉?亦非先师创为之也,子思子之意也。…来云:“本体是工夫样子,效验是工夫证应。良知本戒谨恐惧,无自欺而恒自慊,果能戒谨恐惧,无自欺而恒自欺,即是效验。”此可见深造之学也。反复中庸之意,微有不同。中庸之意,似以未发之中为本体。未发之中,即不睹不闻之独,天下之大本也。戒慎恐惧,其功也,中节而和生焉。天地位,万物育,其效验也。虽不免有所分别,而与先师前所云数条似亦相符,可合而观之也。又云:“良知感应变化,如视听言动、喜怒哀乐之类,无良知则感应变化何所从出?然非感应变化,则亦无以见其所谓良知者。故致知者,致其感应变化之知也。”仰体尊意,似云原泉者,江淮河汉之所从处也,然非江淮河汉,则亦无以见其所谓原泉者。故睿原者,睿其江淮河汉所从出之原,非江淮河汉为原而睿之也。根本者,枝叶花实之所从出也,培根者,培其枝叶花实所从出之根,非以枝叶花实为根而培之也。今不致感应变化所从出之知,而即感应变化之知而致之,是求日月于容光必照之处,而遗其悬象著明之大也。何如?又云:“致其感应变化之知,则必于其感应变化而戒慎不睹,恐惧不闻,密察其昭然不可欺者,以惩其忿,以窒其欲,迁其善,改其过,然后为涵养本原之功矣。”夫本原之地,要不外乎不睹不闻之寂体也。不睹不闻之寂体,若因感应变化而后有,即感应变化而致之是也。实则所以主宰乎感应变化,而感应变化乃吾寂体之标末耳。相寻于吾者无穷,而吾不能一其无穷者,而真之以一,则吾寂然之体不几于憧憧矣乎?寂体不胜其憧憧,而后忿则奋矣,欲则流矣。善日以泯,过日以张,即使惩之、窒之、迁之、改之,已不免义袭于外,×于涵养本原之功,疑其无所与也。何如?又云:“大学古本序中谓:动而后有不善,而本体之知未尝不知也。致其本体之知,然非即其事而格之,则亦无以致其知矣。”…先师之意,盖言动于欲而后有不善,随事随物惟格吾本体之不善,则天下之动无不善也。非谓不善在事也。何如?又云:“知觉无欲欲者,良知也,未发之中也。夫喜怒哀乐本无未发之时,即思虑不生,安闲恬静,虚融淡泊,无名可名,名之曰乐。故未发非时也,言乎心之体也。喜怒哀乐之发,知之用也,即喜怒哀乐之发而有未发者,故曰喜怒哀乐之未发。犹之曰:聪明者,视听之未发,而非视听有未发之时。”窃谓无时不喜怒,×谓喜怒无未发之时可也。人固有时不喜,亦有时乎不怒,感物而动,与化俱徂,安得遽谓无未发之时哉?今曰:“未发非时也,言乎心之体也。”犹云喜怒哀乐之本体谓之中也。诚若是,则致中焉止矣。乃谓中非体也,致中非功也,而于致中之外别提出一个独知为头×,而×××之意,微有不协。…乐是心之本体,先师尝有是言,言虽喜怒哀乐而心之本体脱然无所累,至诚恻坦,动以天而不杂之以人。非对喜怒哀乐而言之乐也。…又云:“心无时而不知,知无时而不发,发而过焉,不及焉,其独知必不慊矣。无过、不及,其独知必慊矣。此所谓自然之节,自有之中也。不失其自有之中,所谓中也者,和也,中节也。所谓致中和者也,不可以动静分也。…”…仆谓归寂之寂,本无间于动静,一以归寂为主,寂以应感,自有以通天下之故,应非吾所能与其力也。与力于应感者,憧憧之思,而后过与不及生焉。是过与不及生于不寂之感。寂而感者,是从规矩之方圆也,安有所谓过与不及哉?而不免于过与不及者,规矩之爽其则也。…又云:“…则夫所以存而养之者,亦惟去其丧且害之者耳。”夫存养二字,诚如来谕。存者,言收敛只在一处,不放逸也。养者,言下却种子,而灌溉壅培以养之,无间乎立本之功也。敬也、恕也、恭也、忠也,皆吾寂体自然之节,均之谓礼也。…故致知者,致其寂体之知,养其虚灵,一物一著。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即格物也。…谓格物为致知之实者,言非外物以致吾之知。外物以致吾之知者,释氏之所以异其端也。何如?又运:“…”…又云:“子思以率性修道为宗,独知其本体也,慎独其功夫也,中和则其效验也。慎独之功,念念无间,则良知念念精明,且未发之体无少偏倚,故谓之中。…言良知,则中和在其中,而不可遂以中和为良。…”…又云:“…”愚谓未发非体也,于未发之时而见吾之寂体。发非和也,而吾之体凝然不动,因之以为节。故曰:“中也者,和也。”何如?又云:“…”夫大学中庸言慎独者三,本文原无知字,知字乃传注释文也。以独为知,以知为知觉,遂使圣人洗心藏密一段反本工夫潜引而袭之于外。纵令良知念念精明,亦只于发处理会得一个善恶而去取之,其于未发之中、纯粹至善之体,更无归复之期。又云:“…(心无定体)”用生于体,故必立本以达用,归寂以通感,可也。…今不求易于太极,而求生生以为心,不求神于藏密,而求知来以为体,是皆即用以为体,由是而有心无定体之说,谓心不在内也,百体皆心也,万感皆心也。…盖“心有定体,体非定用”,非邵子之言乎?…寂其体也,虚其体也,止其体也,直内而外无不方,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也。…又云:“…”夫体得未发气象,便是识取本来面目,敬以持之,常存而不失,则自此而发者自然中节,而感通之道备矣。…又云:“…”…夫致知者,充满吾心虚灵本体之量,使之寂然不动。儒与释一也。而吾儒之致知乃在格物,…盖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即是格物,即是明明德于天下,×××天地万物,为××。故致知譬之磨镜,格物镜之照也。…

      《答王林许检宪三章》  一

      …但云随处体察,不知从事事物物上体之察之耶?抑于事物上体察吾心之本体耶?夫言也、事也、行也、道也,纷乎不一,…又从而察之,只恐赚入憧憧的科臼,…

      二  …盖自吾心生理之肫密者而言谓之仁,自生理之灵觉不忍蔽昧处而言谓之惺惺,自生理之发微充周、不属有无、不落方体而言,谓之无声臭、不睹闻,自生理之澄湛、天然自有、万物皆备而言,谓之中,自生理之真纯、无少夹杂而言谓之精,自真纯之常久不易而言谓之一。道心本乎天,人心属乎气,善学者一也。盖气亦天,天亦气,…故戒惧者,不违之功,…

      三

      …故学也者,所以调养吾之元气,而祛治夫百病之亏。盖天地万物,本吾一体,而吾之心乃天地万物之元气。是故戒慎不睹,恐惧不闻,凝神复命,久视长生,轩歧传之为肘后,孔门笔之为奇方。…  《答亢子益问学》

      (前面复印有)言良知则能在其中,田子之言是也。但言良知,知即心也,外知则无心矣。知能对言,则知是知觉,能是才能。致知难易,亦本乎人之才耳。

      《答邹东廓司成四首》

      (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寄王龙溪二首》

      (一)

      兄论学每病过高,又务为悟后解缚、不经前人道语,听之使人臭腐俱化,四座咸倾。譬之甘露悦口,只是当饭吃不得。

      (二)(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寄刘两峰》

      …今之×良知之学者,于《传习录》前篇所记真切处俱略之,乃驾空立笼罩语,似切近,而实渺茫,终日逐外而自以为得手也。…

      《答唐荆川》

      (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答松江吴节推》(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卷九。书二  《寄罗念庵十六首》

      (二)

      南野长逝,世道之悲。…夫言学须以道为至,言道须以体为至。未发之中,先天而天弗违,夫子于大易发感应之体,揭虚寂以为言,已是再辟混沌,此外更无极则可寻究。

      (四)

      尝考大学一书,其精微之蕴全在知止一条。

      (六)  但忖尊见不无为内外一语所障。…内外如形影也,外而空却当下,内而脱离感应,何形影之不相蒙也?盖感应者,吾心之妙用,虚寂者,立本之要功。立本云者,言立感应之本也,感应之本既立,则变化云为,其出无穷。而乃谓于感应处别有工夫,不知所谓豫者豫何事,前定者定何物。前定之前,即未发之中。…

      (七)

      …既曰感体,则用从体生,有是体即有是用,有未发之中即有发而中节之和,此非《传习录》中语耶?…愚意窃谓无问感与不感,而一以归寂为工夫主宰,所谓吃紧收敛,亦只于此处吃紧收敛。…

      (十一)

      良知之学,自先师而明,亦自是先师而晦。《传习录》节要本,欲发明先师正意,又被诸公埋没了。…(龙溪)致吾良知之天则周乎物而不过,与推行于事事物物之间等语,全属人为,浑是知识,…

      (十二)

      近答龙溪书二十余条。…

      (十五)  龙溪之学,其初窃得二氏意见,而于二氏苦功曾未之及。所谓自度者,度其逸欲之情耳。以故误尽天下学者。

      《答胡青崖》(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答成井居》

      …事本外至,感而应之者,寂也。学惟主静而自能该乎动也。今曰事非在外至学无动静者,恐亦有语病。…

      《答黄洛村》  (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答贺龙冈》

      致知者,充满吾虚灵本体之量,格物者,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亦是指言仁义礼智之端,即其端知其中之有所主,即孝弟而知仁义之发见于此为切近精实也。性虚是事实,一虚而百实皆生,…

      《答陈明水》

      (二)

      窃疑其以灵昭发见为良知,则今之以知觉为良知者,实本于此。

      《答应容庵二首》  (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虚无不足以病佛老,…诚有佛老出而不鄙弃伦理,吾当诵法之不暇,可复敢×雌黄哉?虚无即未发之中,心之本体也,感而遂通,物来顺应,心之妙用也。…

      《答钱绪山》

      …致知云者,充满吾虚灵本体之量,而不以一毫意欲×蔽,是谓先天之体,未发之中。故自此而发者,感而遂通,一毫人力与不得。一毫人力不与,是意而无意也。…盖意者,心之发,亦心之障也。慈湖深病诚意二字,谓非孔门传授本旨,而以不起意为宗,是但知意为心之障雾,而不知诚为意之丹头也。来无所起,过而不留,惟诚者能之。…尝观平旦之好恶,孩提之爱敬,是即好好色、恶恶臭之真体,未尝实用其力而用无不实,未尝禁止其自欺而自无欺之可禁。穷其源委,间不容发。故曰:苟得其养,无物不长。…  《答何吉阳》(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答邹西渠二首》(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答张浮峰三首》(实二首)  一

      若东廓公,真可谓家法弟子也。

      《答陈履旋给舍》(问答体)

      虚寂便是体,虚寂之外别无体。致守便是功,致守之外别无功。…

      …盖人心道心,原非犁然两×出来。但形气之得其正处,便是道心,性命之失其正处,便是人心。除却血气心知,又安有所谓道心在乎?中是心之本体,虚寂是也,有未发之中即有发而中节之和,和即道心也。天理流行,自然中节,动以天也,故曰微。人心云者,只是纤毫不从天理自然发出,而稍涉思虑营欲,便是动以人,动以人便是妄,故曰危。乍见皆有者,道心也,纳交要誉则人矣。  一念不起,便是未发之中,亦便是虚寂之体。前所谓致之守之,亦是于此处致之守之。  要得此心常不起念,须是常常戒惧,无时无主。有主则内欲不萌,外诱不入,纵是有念却是正念,非邪念也。

      卷十。书三  《答戴伯常》(即幽居答述)  惟主静则气定,气定则澄然无事,此便是未发本体。然非一蹴可至,须存养优柔,不管纷扰与否,常觉此中定静,积久当有效。

      知,良知也,虚灵不昧,天命之性也。致者,充极其虚灵之本体,而不以一毫意欲自蔽,而明德在我也。格物者,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而修齐治平一以贯之,是谓明明德于天下也。

      自吾身之主宰而言,谓之心,自主宰之灵觉而言,谓之知,自灵觉之生理而言,谓之性,自灵觉之感而遂通天下之故、物各付物、各有条理而言,谓之理,自吾心之尽夫条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私而言,谓之穷理。…  要知思的、戒惧的是静根。

      善恶属气,止无善恶。

      中是天命之性也,情之发得当处,便是和。情命于性,发无不中。

      慎独即致知也。

      心之萌动处是意,意之流注处是情。此章诀窍只在诚字。

      若论未发之中,渠(指佛氏)尤逼真,但无发而中节一段。

      易箦之后,躯壳非我有,而灵明自在。…不然天地间何以生人、生物不绝?生人此灵明,生物此灵明,于上古不异。

      轻清未形者理,重浊有迹者器。器可迹求而理可心玩。然理即器、器即理,故曰一阴一阳之谓道也。

      理也者,寓于形气而超乎形气之外,不在天、不在地。

      天地非仁,人何以有此身?

      未发之中,是喜怒哀乐的天则,当喜怒哀乐时浑是未发之前气象,便是情顺万事而无情也。顺应之情,便无所,便不属睹闻,便无先后,便无过不及。…  觉不可以言中,觉而无所着者为中。  仁可以爱言乎?以爱言仁,浅矣。仁是天地万物一个生理,即吾身所由生之理也。孟子曰:“仁者,人也。”又曰:“仁,人心也。”盖言人之所以为人与心之所以为心,只是这个生理,如桃仁、杏仁之类。除却这个生理,则天地人物都消灭了。全尽得这个生理,方能与天地万物为一体。…

      卷十一。书三

      《答王龙溪》(即致知议略)

      来书云:颜子不远复,正是德性之知,孔门致知之学,所谓复以自知不学不虑之良知也。子贡务于多学,以亿而中,与颜子正相反,颜子没而圣学亡。子贡学术易于凑泊,积习渐染,至千百年而未已也。先师忧悯后人,将此两字信手拈出以承千圣绝学,诚不得已之苦心。世之儒者,反哄然指以为异而非之,夜光之珠,视者××,亦无怪其然也。

      克己复礼,三月不违,是颜子不远于复,竭才之功也。复以自知,盖言天地之刚,复全于我,而非群阴之所能乱。却是自家做得主宰定,故曰自知犹自主也。子贡以多识亿中为学,诚与颜子相反,至领一贯之训,而闻性于天道,当亦有见于具足之体,反而筑室,独居三年,其中之所存亦苦矣,要未可以易视之也。先师良知之教,本于孟子。孟子言孩提之童,不学不虑,知爱知敬,盖言其中有物以主之,爱敬则主之所发也。今不从事于所主,以充满乎本体之量,而欲坐享其不学不虑之成,难矣!

      来书云:仁者与物同体,息为化生之元,入圣之微机也。夫气体之充而塞乎天地者也,气之灵为良知。孟子论日夜所息,平旦虚明之气即是灵气。造化无停机,才止息耶,即有生息之义。静专动直,灵之驭气也,静翕动辟,气之摄灵也。是以大生广生,动静之间,惟一息耳。邵子亦谓天地人之至妙至妙者也。医家以手足痿痹为不仁,盖言灵气有所不贯也。又以呼吸定息为接天地之根,盖言养而无害,塞乎天地之间也。人能从此一息保合爱养,不为旦昼之所梏亡,终日一息也。日至月至,日月一息也。三月不违,三月一息也。九年不反,九年一息也。推而至于百千万年,百千万年一息也。是为至诚无息之学。  仁是生理,亦是生气,理与气一也。但终当有别。告子曰:生之谓性。亦是认气为性,而不知系于所养之善否。杞柳、湍水、食色之喻,亦以当下为具足。勿求于心,勿求于气之论,亦以不犯做手为妙悟。孟子曰: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消。是从学问上验消长,非以天地见成之息,冒认为己有而息之也。仁者与物同体,亦惟体仁者而后能与物同之。驭气摄灵与定息以接天地之根诸说,恐是养生家所秘,与吾儒之息未可强而同。而要以收敛为主,则一而已。一动一静,为天地人之至妙,邵子是从易传“一阴一阳之谓道”看得来,无以继善成性、显仁藏用、盛得大业、生生不已,而终之以阴阳不测之神,即邵子至妙至妙之叹。阴阳迭运,动静相生,循环无端,而天地日月水火土石人鬼禽兽草木皆从生灭摩荡中成象成形,而莫知谁之所使,故曰至妙至妙者也。如曰气之灵为良知,即谓气之理为良知亦可。气有升降,便有动静,而谓良知无未发之时,岂别有说乎?

      来书云:性为人之生理,息则其生生之机也。佛氏以见性为宗,吾儒之学亦以见性为宗。致良知,见性之宗也。性定则息定,而气自生生,故曰是集义所生者也,尽性以至于命也。若曰息则气定,则气命于性,而归于虚寂,则将入于禅定,非致知之旨矣。  息有二义:生灭之谓也。攻取之气息,则湛一之气复,此气化升降之机,无与于学问也。子之所谓息者,盖主得其所养则气命于性,配义与道,塞乎天地,生生之机也。传曰:虚者气之府,寂者生之机。今以虚寂为禅定,谓非致知之旨,则异矣。佛氏以虚寂为性,亦以觉为性,又有皇觉、正觉、圆觉、觉明、明觉之异,佛学养觉而啬于用时,儒用觉而失所养,此又是其大异处。  来书云:息之一字,范围三教之宗。老氏谓之谷神玄牝,其息深深。蒙庄氏谓之六月息,释氏谓之反息还虚,吾儒则谓之向晦入晏息,邵子谓之复媾之几,天地之呼吸也。是息,先天地而生,后天地而存,人能明此一息,是为天地氤氲,万物化生,一息通于今古。平旦之气,有不足言者矣。  易曰:随时之义大矣哉。泽中有雷,君子以向晦入晏息。盖亦康衢,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之谣。消息盈虚,天行也,君子尚消息盈虚,亦只是随时之义。申申夭夭,休休荡荡,便是夫子息境。若是精神向里收敛,亦便是时时息,更无昼旦之别。其以息为范围三教之宗,而搀和二氏及养生家之言以神其说,疑××之×也。

      来书云: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道谊未尝不利,未尝无功,但有计谋之心,则为有所为而为,即入于功利。先师所谓一心在根上培灌,不作枝叶花实之想,但得此根生意不息,不怕无枝叶花实,此是对症之药,所当时时勤服者也。

      物上求正,随在致此良知,周乎物而不过云云,恐不免有功利心。君子以成德为行与德修罔觉,更无些子功利意,却别是一乾坤也。无妄六二之象曰:不耕获,未富也。言耕而获,便是功利,惟耕而不计获者,方是一心在根上培灌,不作枝叶花实之想。其间特毫厘之差,不知尊兄以何者为根,亦以何者为枝叶花实。格物是致知之功,随在致此良知,周乎物而不过,谓是为培灌根乎?亦只是培灌枝叶花实,便是培贯根也?鄙人之见,窃谓心体是根,事为是枝叶,事为之得其当处是花实。致虚守寂以养乎未发之中,而于感应之变化听其自然,人力无所与也,却是一心在根上培灌,不作枝叶花实之想。

      来书云:吾人今日正当潜龙之学,不易乎世,不成乎名。故君子立心为己,莫先于淡,淡是入德之基。吾人潜不久,淡不下,只是世情心未忘。此是最初发轫第一步不可以不深省也。  君子黯然之学,便是潜龙之学。潜则含晦章美,专于内养以成其德,不见其有外,见之美,泊乎其淡也。潜故淡耳,非有心于淡也。故曰:不易乎世,不成乎名。谓是为发轫第一步是也。但前此既谓良知者,千圣之绝学,范围三教之宗,又谓息之一字,范围三教之宗,又谓千古圣学,只在几上用功,又以无前后、内外为千圣斩关第一义,又以乾知大始为浑沌初开第一窍,又谓千古道脉,只在虞廷道心之微,兹又以发轫第一步归之潜与淡,不知是一了百当耶?抑自有前后内外之可言也?  《答黄洛村》

      夫喜怒哀乐岂无未发之时?但于其未发也,可以验吾寂然之体,常存此体,不离须臾,则大本立而达道行。初未尝遂以未发为大本也。…程子曰:“贞者,虚中无我之谓。”以虚中无我为体,则感应之能事毕矣,非虚寂之外别有所谓感应之贞也。

      《答陈明水》(日本版《阳明门下》三卷本收录有)

      又《答王龙溪》  龙溪云:寂之一字,千古圣学之宗,感生于寂,寂不离感。舍寂而缘感,谓之逐物,离感而守寂,谓之泥虚。夫寂者,未发之中,先天之学也,未发之功只在发上用,先天之功只在后天上用。明道云:“此是日用本领工夫,却于已发处观之。”康节《先天吟》云:若识先天无个字,后天须用着工夫。可谓得其旨矣。  夫未发之功只在发上用,先天之功只在后天上用,至引程邵语以附会之,只缘尊兄站得地步高,故敢如此立说。乃程邵之意,实非兄之意也。程子曰:未发之中,本体自然敬以持之,使此气息常存而不失,则自此而发者,自然中节。此是日用本领工夫。其曰却于已发处观之者,盖所以察识其端倪,以致夫扩充之功,一有不中,则心之为道或几乎息矣。中是察识底标的,扩充底圣胎。故曰:不如且只道敬。又曰:敬而无失便是中。邵子诗意谓识得先天是个至虚至无之体,则奉天时行,无所作为以塞之,便是后天工夫。不然,何别有一首云:一片先天是太虚,当其无事见真腴,直从宇泰收功后,始信人间有丈夫。无事真腴,宇泰收功,将属之先天乎?后天乎?果在发上用乎?抑自有未发之功乎?寂之一字,兄信之深矣。故曰寂是未发之中,先天之学。夫有未发之中,便有发而中节之和,有先天之学,便有奉天时行之用。感生于寂,归寂以通感,已无复可疑。…前既以多学亿中之助为后天之知,后天之功,亦只是去其学亿之病,惟复以奉天时行为功也。如以奉天时行为功,则学在推崇先天至矣。…前所引程邵之言,无亦断章太过乎?

      龙溪云:先天是心,后天是意,至善是心之本体。心体本正,才正心便有正心之病,才要正心便属意了。故曰:欲正其心先诚其意。犹云舍了诚意,更无正心工夫可用也。

      …其曰心体本正,才要正心,便有正心之病,此慈湖之言,便是慈湖之学,不有孔孟之公案乎?曰洗心,曰存心,曰养心,而二氏亦有修心、明心之语。自古圣贤未闻以此为心病者。才说正心便属意,犹俗论云:才说止至善便属物,才说戒惧便属睹闻。不知正是正个甚的,止是止个甚的,戒惧是戒惧个甚的。传谓有所忿嚏则不得其正,明意之不可有也。心不在焉,则视听言动皆失其职,明心之不可不正也。…

      龙溪云:良知是寂然之体,物是所感之意,用则其寂感所乘之机也。知之与物而复先后可分,故曰致知在格物。致知工夫在格物上用,犹云明德工夫在亲民上用,离了亲民更无明德之学也。

      来云良知是寂然之体,是以良知为主脑,而以寂感为两股,故曰用则寂感所乘之机也。疑与经传之意太别。“心一也,有指体而言者,寂然不动是也;有指用而言者,感而遂通是也。”此程子之言也。“寂然者,感之体;感通者,寂之用。”此朱子之言也。今曰良知是寂然之体,不知寂然上又有一体也?…“致知工夫在格物上用,明德工夫在亲民上用”,先师曾有是言,特欲发明万物一体之学,与大学本意微有间。…

      龙溪云:良知是天然之则,格者,正也,物即事也。格物云者,致此良知之天则于事事物物也,物得其则谓之格,非于天则之外别有一段格物之功也。

      来云:“…”信若是,则工夫在致知,不在格物矣。…况致之一字,亦非推此及彼之意,即致广大之致也。充满乎本体之量而不以一毫意欲自蔽,则自此而发者自然中节。如孩提之爱敬,又何待于推乎?

      龙溪云:既如公以兵器喻学,心犹铳炮,硝磺之内蕴,未发之寂也。而其所蕴之真否,须于所发之激射察之,以益求其所蕴之真,固未尝狃于激射而忘其有事于硝磺也。引线之火,即触硝磺而达于激射之机也。然非所发之激射,则其所蕴之硝磺亦我从而致其察矣。…

      …

      龙溪云:前谓未发之功只在发上用者,非为矫强矜饰于喜怒之来,以制之于外也。皆是天则,即所谓未发之中也。中节云者,循其天则而不过也。养于未发之豫,先天之学是矣。后天而奉天时者,乘天时行,人力不得而与。曰奉曰乘,正是养之之功。若外此而别求所养之豫,即是遗物而远于人情,非在尘出尘作用,与圣门复性之旨为有闻(当为“间”)矣。

      …古之所谓豫者,盖言事有前定,非临时补凑。…盖“有物先天地”,言先有此物而后有天地也。“无形本寂寥”,言其至虚至无也。“能为万象主”,言万物统体一太极也。“不逐四时凋”,言其不垢不净、不生不死,真常得性也。

      龙溪云:未应非先,已应非后,即寂而感行焉,即感而寂存焉,正是合本体之工夫。无时不感,无时不归于寂也。若以此为见成而未及学问之功,不知学问之功,又将何如用也?寂非内而感非外。盖因世儒以寂为内,感为外,故言此以见寂感无内外之学。非故以寂为外,以感为内,而于内外之间,别有一片地界可安顿也。…良知之前无未发者,良知即是未发之中,若复求未发,则所谓沉空也。良知之外无已发者,致此良知即是发而中节之和,若别有已发,即所谓依识也。语意似亦了然。…

      …妄意尊见,谚谓夜半吃鱼儿,无头无尾。…甚者谓物亦无内外,以盖其波。未应非先,已应非后,本是言心体,尊兄必以说工夫。…

      龙溪云:…愚则谓良知在人,本无污坏,虽昏蔽之极,苟能一念自反,即得本心。譬之日月之明,偶为云雾所翳,谓之晦耳,云雾一开,明体即见,原未尝有所伤也。此原是人人见在具足,不犯做手本领工夫。…  “良知在人,本无污坏,虽昏蔽之极,苟能一念自反,即得本心。”是则有是理,特言之太易耳。夫以昭昭之多而概广大无穷之体,能免望洋之叹、管窥之讥乎?…来谓“日月之明,偶为…不犯做手本领工夫。”云云,此又是论道理。…非困心衡虑,百倍其功而能庶几于仁智者鲜矣。若谓一念自反,为进为之端,则可也。

      龙溪云:乾知大始,大始之知,混沌初开之窍,万物所资以始,知之为义本明,不须更训主字。…

      如公等只以一知字尽天地古今之变,又恐过于易简者也。

      龙溪云:公谓“…”,似于先师致知之旨,或有所未尽契也。良知即未发之中,原是不睹不闻,原是莫见莫显。明物察伦,性体之觉,由仁义行,觉之自然也。…自然之觉即是虚即是寂,即是无形与声,即是虚明不动之体,即为易之蕴。…

      …

      龙溪云:良知者,自然之觉,微而显,隐而见,所谓几也。良知之实体为诚,良知之妙用为神,几则通乎体用而寂感一贯。…

      …  龙溪云:…先师良知之说,仿于孟子不学不虑,乃所为自然之良知也。…自然之良,即是爱敬之主,即是寂,即是虚,…吾人今日致知之学,不能入微,未免搀入意见知识,无以充其自然之良,则诚有所不免,若谓自然之良未足以尽学,复求有物以主之,且谓觉无未发,亦不可以寂言,将使人并其自然之觉而疑之。…

      …前既以诚为良知之实体,实体便是主物。…必实体呈露而后可以言自然之良,而后有不学不虑之成。兹不求自然之良于实体之充,则所谓良者,卒成一个野狐精,其与自然之觉远矣。既曰觉,便是发,感于物而后有觉。…惟扩充仁体,则四端发见始有火燃泉达之机。…

      龙溪云:空空原是道体。

      …今谓鄙夫的空空与圣人同,即王汝止谓满街的是圣人之说,徒以长傲而侮圣也。…

      龙溪云:良知者,心之灵也,…理一而已,性则理之凝聚,心则凝聚之主宰,意则主宰之发动,知则明觉之体,而物则其感应之用也。…寂是心之本体,不可以时言,时有动静,寂则无分于动静。…自然之知,即是未发之中。…

      …尊兄所传,恐皆夜半密语,而传习录云云,想是为众僧说法,非上乘所屑也。  龙溪云:仁是生理,即其化生之元,理与气未尝离也。人之息与天理之息原是一体。…

      …故知几之学,养心要矣。不得其养,而曰我之息即天地之息,谓之冒认非过也。

      龙溪云:…以未发为本领工夫者,致知也,发处察识端倪以致夫扩充之功者,格物也。…

      …  龙溪云:未发不与已发相对…

      …中是性,和是情,中立而和出焉,体用一源也。…

      龙溪云:…何思何虑,犹云思虑而未尝有所思虑也。何思何虑正是工夫,非以效言也。…

      …

      龙溪云:…  格其心之不正以全其本体之正,谓是为由中之学是也。但尊兄之意犹自看得归于正三字在物上,…

      龙溪云:先师教人尝曰:“至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盖缘学者根器不同,故用功有难易。有从心体上立基者,有从意根上立基者。从心体上立基,心便是个至善无恶的心,意便是至善无恶的意,便是致了至善无恶的知,格了至善无恶的物。从意根上立基,意是个有善有恶的意,知便是有善有恶的知,物便是有善有恶的物,而心亦不能无不善之杂矣。故须格其心之不正以归于正。…

      …  龙溪云:物是物有本末之物,不诚则无物,故曰精气为物,是从虚无灵觉凝聚出来的,岂容轻得?…

      …鄙以致虚守寂、充满乎虚灵之体为致知,感而遂通天下之故为格物,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正与明明德于天下相照应。…  《答董明建》

      至善即良知也。良知者,轻重长短之权度也,当长而长,当短而短,当轻而轻,当重而重,物各付物,而智力纤毫不与焉,是之谓格物也。

      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动。动而后有不善,吉凶悔吝生焉。动而无不善者,吉也。夫善与不善,皆由于动而后有,则知未动之前,即来谕浑浑噩噩之体也,尚何尝善恶之可言哉?故心也、意也、知也、物也,自其本体而言之,皆无善无恶也。感于物而动也,而后善恶形焉。告子性无善无不善之说,生之谓性之说,已见本体之一斑。无分于上下,无分于犬牛,斯失之远矣。诚能戒惧以致中,当其中时默而识之,义自见也。孟子性善之论,已是指性之欲而言也,故曰:夫为不善,非才之罪也。  卷十三。杂著

      《纪寿十首》

      三(邹东廓七十寿)

      士能以身任师道之重,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开万世之太平,继往圣之绝学,我师阳明之后,惟司成东廓邹公一人耳。…已,闻阳明先生讲学虔南,牵舟往从之,一见相契,…  五(罗念庵五十寿)

      早从谷平李游,已,极尊信庄渠魏子。…其学以未发之中为主,寡过为功,自食其力为富,不辱其身为贵,以正俗化乡、身明以学为业,以一夫不得其所为己任,以予为他山之石而日砥砺之,…

      十(刘两峰七十)  心之体,天然自有之中,万物皆备,其斯以为矩乎?

      …惟阳明之学盛于江右,而莫盛于安福,安福惟三舍刘氏为独盛。予友两峰子与其族彦如师泉、别驾梅园县令号称三杰,为一家一邑之倡,厥功懋矣。两峰笃信阳明,…与予不相入者二十年,…

      《括言》

      不睹不闻者,其则也,戒惧者,其功也。不关道理,不属意念,无而神,有而化,其殆天地之心,位育由之以命者也。

      感而遂通者,神也,未之或知者也。知此者谓之助长,忘此者谓之无为。扩充云者,盖亦自其未发者扩充之以极其量,是之为精义以致用也。发而后充,离道远矣。

      予曰(与东廓问答):“一而已矣。致知者,充极吾良知本体之量而不使少有一毫淤蔽于其中,致中也。格物者,因物付物,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利也。然功在致知,而于格物,一听吾良知自然之妙用,而无所用其知焉。…”东廓子曰:“格物之说,子亦有异闻乎?”“…”

      《山中答问》

      迩来四方之士,以良知为学者聚论如讼,徒知求其良于所知所觉之事,而失养乎能知能觉之体。能知能觉之体,谷之神也。…老子祖述黄帝之说以凌跨百代,吾夫子以戒慎不睹、恐惧不闻二语承之,…夫不睹不闻,未发之中也。不闻曰隐,不睹曰微,隐微曰独。…后世不知不睹不闻之为中也,而索之眇冥,不知中之为独也,而别求知觉,不知戒惧为性体之自然,而反诋其为困人之徽墨,不知良知之为虚灵也,而以知觉之能辨乎是非善恶之为良而致之。要其所至,不过行仁义而袭焉者也。

      卷十四。杂著。困辨录

      《辨中》  此舜禹授命之词,万世心学之源,其肇于此乎?人心道心,皆自其所发者言之,如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是非之心是也。感应流行,一本乎道心之发而不杂之以人为精,真常不杂曰一。中是道心的本体,有未发之中,便有发而中节之和,和即道心也。天理流行,自然中节,动以天也,故曰微。人心云者,只纤毫不从天理自然发出,便是动以人,动以人便是妄,故曰危。“今人乍见孺子入井”一段,二心可概见。…

      夫上帝降衷于下民,民受天地之中以生,中即命,命即性也。率其性之自然,发无不中,性即道也。尧舜,性之也。气拘物蔽,道有所失,修而复之,而后教立焉,道即教也,汤武反之也。…不睹不闻便是未发之中,常存此体便是戒惧。去耳目支离之用,全虚圆不测之神,睹闻何有哉!

      或问发而中节,节何在也?盖节即则也,犹节拍也。吾心自然之权度,一毫人力与不得,顺其本体之自然者,应之便是。发而未发,过而不过,动而无动,节之谓也。故曰道心惟微也。稍涉人为,声臭毕露,其则爽矣。

      …盖性体本自戒惧也,才颓惰,便失性体。…  …此(指“何思何虑”、“无思无为”)主感应言也。感应者,神化也,才涉思议便是憧憧,如憧憧则入于私矣。…

      不起不灭则和,心之体;万起万灭者,心之用。然体常存乎起灭之中,非别有一物限于一处也。虽非别有一物限于一处,实则未常起灭也。

      “人生而静以上不容说,才说性,便已不是性也。”人生而静,天之性也,至静无感,性之渊源也。感于物而动,性之欲也,动则善恶分,万事出矣。“圣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焉”,“仁义中正”亦自其发者言之,“无欲故静”,发而未发也,无欲便是不睹闻。通书首篇是学问原头。…

      或问:“周子言静而程子多言敬,有以异乎?”曰:“均之为寡欲也。周曰无欲故静,程曰主一之谓敬。一者,无欲也。…若入头便主静,惟上根者能之,盖天资明健,合下便见本体,亦甚省力。…”

      “无情”二字,是佛老自家招认的供词,而明道先生“自私自利”四字,却是无情的断案。  盖戒惧者,性体之良能,健之为也。成变化而行鬼神,非天下之至健其孰能与于此?  《辨易》  故天下之言有者,皆生于虚;言动者,皆生于静;言感者,皆生于寂。  至静之时,虽无所知所觉之事,而能知能觉者自在,是即纯坤不为无阳之象。…若论复卦,则宜以有所知觉者当之,盖已涉于事矣。…知复之由于坤,则知善端之萌,未有不由于静养也。…  乾爻之初,犹是人生而静的本体,明健灵觉、纯一未发,其犹龙乎?养之未充而遽用之,则无以立大本而行达道。…

      《辨心》

      “出入无时,莫知其向”,言其亡也。

      (“赤子之心”)纯一未发,初心也。

      (“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敬其兄”)不虑而知,不学而能,良心也。

      (“今人乍见孺子…非恶其声而然也。”)无所为而为,真心也。学者须是识真心。  有所不为、不欲,本心也。本心、真心、良心、初心,均之为道心也。学要识得心体,则用工便有着落。…

      平旦之气,便是未发之中。…知夜气而后知心之本体,…

      纯一未发,仁也;发而中节,义也。

      情命于性,性命于天,丹府一粒,遍地黄金。

      仁者,人之生理也。

      敬者,心之生,道德之聚也。…敬是静的根,静而不敬则有之,未有敬而不静者也。…

      《辨素》  素者,本吾性所固有而豫养于己者也。

      刚,天德也,浑是天德流行,而一毫人欲之私著不得。

      …不屈于欲之谓刚,不屈于欲之谓作,作非刚不能,刚而后能作也。

      《辨过》

      过者,人心所必不免,或生于气禀,或生于习俗,或生于闻见,或生于时俭,或生于天理,或生于念虑。反非本心有意为之而有所不能免者,皆曰过。…故无过,圣人有所不能;改过,愚人有所不知;见过,贤人有所不精。…故时时见过,时时改过,便是江汉以濯,秋阳以暴。…

      不为不忍,浑是恻隐羞恶的本心。充满得这个本心的体量,无所亏蔽,则仁义不可胜用。…

      未发即仁也。…“修道以仁”之仁是指全体言,“知、仁、勇”之仁是指一节言。一是道德归宿处,即礼也、约也。三五是道德散殊处,即文也、博也。理一而分殊也。…

      养于未发之谓豫,豫即前定之学也。

      …敬是圣学始终之要,未有作圣而不由于敬者。…盖必如此而后可以作本体之健,本体明健而后可以言复。…

      《辨仁》

      孝弟是初心萌芽至真切处,孩提不待学习而自知自能者,人能充养得这个真念不息,则氤氲化醇,资生资始,万物育焉。故曰“为仁之本”。…

      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既是一体,痛则皆痛,痒则皆痒,天理浑然,动以天也。  有疑于不直而本之天理人情之至者。(评“父为子隐”)

      《辨神》  心之生生不已者,易也,即神也。未发之中,太极也。未发无动静,而主乎动静者,未发也。非此则心之生道或几乎息,…而何动静之有哉!有动静两仪而后有仁义礼智之四端,有四端而后有健顺动止入陷丽说之八德。

      “由气化而后有道之名”,故迭运者,气也,即道也。自有天地后,此气常运,自有生民后,此心常发。外常运而求太极,外常发而求本体,是二之也,是有外也。二气氤氲,于穆不已,纯粹至善,天地之性也。“形而后有气质之性”,则不能无偏倚驳杂之弊。故乾道成男,有属乎阳而为仁者,仁则率其刚明之过,而震动奋作之意多,虽以道惟仁而已,仁之外无道也。坤道成女,有属乎阴而为知者,则率其阴静之过,而翕聚凝啬之意多,遂以道之知而已,知之外无道也。至于百姓则偏驳尤甚,囿于仁知之中而不知有所谓仁知也。于是乎君子之道鲜矣。君子之道,知来藏往,性之德也,合内外之道也。固非百姓之溺焉不知,亦非仁知者之著于所见,盖善反之,天地之心存焉。观天地之显仁藏用,不与圣人同忧,则知君子之知来藏往,不与仁知同用。

      养气即是养心。

      《辨诚》

      …然本体非敬不复,敬以持之,以作吾心体之健,心体健而后能廓清扫荡,以收定静之功。

      孟子曰:“人之所不学而…静其兄。”盖指良知之发用流行切近精实处。虽尧为人伦之至,亦只是充养得这一念到极处。而不悟者遂以爱敬为良知,著在支节上求,虽极高手不免赚入邪魔蹊径,到底只从伯学里改换头面出来。孩提之爱敬,即道心也,一本其纯一未发,自然流行,而纤毫思虑营为不与。故致良知者,只致养这个纯一未发的本体,本体复则万物备。…

      天理是本体自然流行,如平旦之好恶,孩提之爱敬,乍见孺子入井之怵恻,不假些子人力帮助。学者体认到此,方是动以天。动以天方见天理,方是人欲退听,冻解冰释处也。

作者:聂豹

晋孙廷尉集

  •   孙绰

      [晋](三二o至三七七)字兴公,中都(今山西平遥)人。楚孙。为廷尉卿,领著作。少以文才称,温、王、郄、庾诸君之薨,必须绰为碑文,然后刊石。尤工书法,张怀瓘书估列入第四等。卒年五十八。《晋书本传、法书要录》。曾任临海章安令,在任时写过著名的《天台山赋》。其善书博学,是参加王羲之兰亭修禊的诗人和书法家。  孙绰,字兴公,太原中都(今山西平遥西南)人,後迁居会稽(今浙江绍兴),是东晋士族中很有影响的名士。孙绰早年博学善文,放旷山水,曾著有《遂初赋》自述其志,并著有《天台山赋》。与高阳许洵为「一时名流」。时人「或爱洵高迈,则鄙於绰;或爱绰才藻,而无取於洵」。沙门支遁曾试问孙绰∶「君何如许?」问他和许洵相比怎麽样。孙绰答道;「高情远致,弟子早已服膺;然一咏一吟,许将北面矣。」自称「情致」不及,文才有馀。(《晋书。孙楚传附孙绰传》)绰袭父爵为长乐侯,官拜太学博士(大学教授)、尚书郎(在皇帝左右处理政务)。哀帝时,迁散骑常侍(在皇帝左右规谏过失)、统领著作郎(负责撰拟文书的职务)。时执政桓温上疏请迁都洛阳,并请自「永嘉之乱」南渡者全部北徙河南。当时朝臣慑於桓温的威势,不敢提出异议。孙绰上疏力争,反对迁都。招致桓温大怒,然因其理由充足又难以压服,事果不行。(《晋书。孙楚传附孙绰传》)

      孙绰信奉佛教,与名僧竺道潜、支遁都有交往。他写了很多佛教方面的文章,如《名德沙门论目》、《道贤论》等。在《道贤论》中,他把两晋时的七个名僧比作魏晋之间的「竹林七贤」∶以竺法护比山涛(巨源),竺法乘比王戎(浚冲),帛远比稽康(叔夜),竺道潜比刘伶(伯伦),支遁比向秀(子期),于法兰比阮籍(嗣宗),于道邃比阮咸(仲容),认为他们都是高雅通达、超群绝伦的人物。

      在他的著述中,影响最大的是《喻道论》。(载《弘明集》卷三)说文以问答的形式对佛和佛道、周孔之教与佛教的关系、出家是否违背孝道等问题进行了论证。是继《牟子理惑论》之後又一部捍卫佛教立场的论著。关於何谓「佛」与「佛道」,孙绰说∶「夫佛也者,体道者也;道也者,导物者也。」佛是「道」的体现者,这个「道」就是万物变化发展的规律。他认为佛道是「无为而无不为」的,「无为」所以虚寂自然;「无不为」所以具有化导万物的神秘莫测的作用。他认为佛道至为高深的,人们往往囿於传统的儒家学说,看不到还有比它更博大精深的佛教教义。  关於周孔之教与佛教的关系,他提出了「周孔即佛,佛即周孔」的观点,在中国佛教史上第一次用如此明快的语言表达了儒佛一致论。有人设问∶「周孔之教何不去杀?」孙绰回答说,这是误解了圣人。难道圣人有杀心吗?圣人并无杀心,杀心实是下民的野心。圣人有见於人们相互争斗,甚於豺虎,才转而求其次(「不去杀」),为的是「去一以存十」,知其轻重,则知圣人之用心也。他认为佛教著重於内心教化(「明其本」),周孔主要是社会治理(「救极弊」),两家的出发点和目的都是一致的。  关於出家是否违反孝道的问题上,孙绰认为佛教徒出家修行正是走「立身行道,永光厥亲」的道路,这正是最大的孝行。另外,《喻道论》中还论证了佛教因果报应等思想。从各个方面向人们说明了佛教的基本教义,同时说明了它们与儒家之教,同时说明了它们与儒家之教是一致的,相互补充的。

作者:孙绰

唐宋名家词选

  • 唐宋名家詞選

    【作者】龙榆生  编选
        元 一  植字


    01  李 白             二   首
    02  張誌和             一   首
    03  韋應物             三   首
    04  王 建             二   首
    05  劉禹錫             十二  首
    06  白居易             六   首
    07  溫庭筠             十八  首
    08  皇甫松             六   首
    09  韋 莊             二十  首
    10  薛昭蘊             二   首
    11  牛 嶠             一   首
    12  毛文錫             二   首
    13  牛希濟             一   首
    14  歐陽炯             五   首
    15  顧 敻             五   首
    16  鹿虔扆             一   首
    17  閻 選             一   首
    18  尹 鶚             一   首
    19  李 珣             九   首
    20  和 凝             二   首
    21  孫光憲             十二  首
    22  張錦\泌             四   首
    23  馮延己             二十三 首
    24  李 璟             二   首
    25  李 煜             十二  首
    26  潘 閬             五   首
    27  寇 準             一   首
    28  範仲淹             三   首
    29  張 先             十四  首
    30  晏 殊             十七  首
    31  宋 祁             一   首
    32  張 升             一   首
    33  歐陽修             二十七 首
    34  梅堯臣             一   首
    35  韓 縝             一   首
    36  柳 永             二十五 首
    37  王安石             四   首
    38  王安國             一   首
    39  晏幾道             三十一 首
    40  蘇 軾             四十二 首
    41  黃庭堅             十四  首
    42  秦 觀             十九  首
    41  黃庭堅             十四  首
    42  秦 觀             十九  首
    43  張 耒             二   首
    44  賀 鑄             二十九 首
    45  晁補之             十   首
    46  陳師道             一   首
    47  王 雱             一   首
    48  晁端禮             一   首
    49  趙令時             四   首
    50  李方叔             一   首
    51  晁沖之             二   首
    52  王 觀             二   首
    53  舒 亶             三   首
    54  毛 滂             一   首
    55  李元膺             二   首
    56  張舜民             一   首
    57  僧 揮             五   首
    58  李之儀             三   首
    59  魏夫人             二   首
    60  周邦彥             三十一 首
    61  萬俟詠             五   首
    62  曹 組             四   首
    63  蘇 庠             二   首
    64  李 甲             一   首
    65  魯逸仲             一   首
    66  廖世美             二   首
    67  陳 克             二   首
    68  李清照             十三  首
    69  孫道絢             二   首
    70  張元干             七   首
    71  葉夢得             七   首
    72  汪 藻             二   首
    73  陳與義             三   首
    74  岳 飛             二   首
    75  呂本中             五   首
    76  朱敦儒             十四  首
    77  張孝祥             六   首
    78  韓元吉             二   首
    79  陸 游             九   首
    80  範成大             五   首
    81  辛棄疾             四十四 首
    82  陳 亮             五   首
    83  劉 過             三   首
    84  姜 夔             二十三 首
    85  史達祖             七   首
    86  朱淑真             三   首
    87  劉克莊             十一  首
    88  吳文英             十   首
    89  劉辰翁             十一  首
    90  蔣 捷             六   首
    91  周 密             五   首
    92  王沂孫             八   首
    93  文天祥             二   首
    94  張 炎             十四  首
            唐 宋 名 家 詞 


    01  李白  二首
        錄自明翻宋刊本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一

    【菩薩蠻】

    平林漠漠煙如織,  
    寒山一帶傷心碧。  
    暝色入高樓, 
    有人樓上愁。 

    玉梯空佇立,  
    宿鳥歸飛急。  
    何處是歸程, 
    長亭連短亭。 


    【憶秦娥】

    簫聲咽,  
    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  
    年年柳色,
    霸陵傷別。  

    樂游原上清秋節,  
    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  
    西風殘照,
    漢家陵闕。  
    02  張誌和 一首
        錄自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一


    【漁枝子】

    西寒山前白鷺飛, 
    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
    綠簑衣, 
    斜風細雨不須歸。 


    03  韋應物 三首
        錄自明刊本韋江州集
    【調嘯詞】 (2)

    胡馬,  
    胡馬,  
    遠放燕支山下。  
    跑沙跑雪獨嘶, 
    東望西望路迷。 
    迷路,  
    迷路,  
    邊草無窮日暮。  


    <又>

    河漢,  
    河漢,  
    曉掛秋城漫漫。  
    愁人起望江南, 
    江南塞北別離。 
    離別,  
    離別,  
    河漢雖同路絕。  
    【三台詞】冰泮寒塘始綠,
    雨餘百草皆生。 
    朝來門閭無事,
    晚下高齋有情。 


    04  王建  二首
        錄自汲古閣刊本樂府詩集近代曲辭


    【宮中調笑】 (2)

    團扇,  
    團扇,  
    美人病來遮面。  
    玉顏憔悴三年, 
    誰複商量管弦? 
    弦管,  
    弦管,  
    春草昭陽路斷。  
    <又>

    楊柳,  
    楊柳,  
    日暮白沙渡口。  
    船頭江水茫茫, 
    商人少婦斷腸。 
    腸斷,  
    腸斷,  
    鷓鴣夜飛失伴。  


    05  劉禹錫 十二首
        錄自樂府詩集近代曲辭


    【竹枝詞】 (3)

    山桃紅花滿上頭, 
    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紅易衰似郎意,
    水流無限似儂愁。 


    <又>

    巫峽蒼蒼煙雨時, 
    清猿啼在最高枝。 
    個裡愁人腸自斷,
    由來不是此聲悲。 


    <又>山上層層桃李花, 
    雲間煙火是人家。 
    銀釧金釵來負水,
    長刀短笠去燒畬。 
    【竹枝】

    楊柳青青江水平, 
    聞郎江上唱歌聲。 
    東邊日頭西邊雨,
    道是無晴卻有晴。 

      【案﹕兩“晴”原作“情”,以宋本劉集改】


    【楊柳枝】 (3)

    金谷園中鶯飛亂, 
    銅駝陌上好風吹。 
    城東桃李須臾盡,
    爭似垂楊無限時? 


    <又>

    煬帝行宮汴水濱, 
    數株殘柳不見春。 
    昨來風起花如雪,
    飛入宮牆不見人。 
    <又>

    輕盈裊娜佔年華, 
    舞榭妝樓處處遮。 
    春盡絮飛留不得,
    隨風好去落誰家? 


    【浪淘沙】 (2)

    汴水東流虎眼文, 
    清淮曉色鴨頭春。 
    君看渡口淘沙處,
    渡卻人間多少人! 


    <又>

    八月濤聲吼地來, 
    頭高數丈觸山回。 
    須臾卻入海門去,
    崙起沙堆似雪堆。 


    【瀟湘神】 (2)

    湘水流, 
    湘水流, 
    九疑雲物至今愁。 
    君問二妃何處所?
    零陵香草露中秋。 
    <又>斑竹枝, 
    斑竹枝, 
    淚痕點點寄相思。 
    楚客欲聽瑤瑟怨,
    瀟湘深夜月明時。 
    【憶江南】春去也!
    多謝洛城人。 
    弱柳從風疑舉袂,
    叢蘭裛露似沾巾, 
    獨笑亦含顰。 


    06  白居易 六首
        錄自樂府詩集近代曲辭


    【竹枝】 (2)

    瞿塘峽口冷煙低, 
    白帝城頭月向西。 
    唱到竹枝聲咽處,
    寒猿晴鳥一時啼。 


    <又>

    巴東船舫上巴西, 
    波面風生雨腳齊。 
    水蓼冷花紅簇簇,
    江蘺濕葉碧萋萋。 


    【楊柳枝】

    一樹春風萬萬枝, 
    嫩於金色軟於絲。 
    永豐西角荒園裡,
    盡日無人屬阿誰? 
    【憶江南】 (3)江南好,
    風景舊曾諳﹕ 
    日出江花紅勝火,
    春來江水錄如蘭。 
    能不憶江南? 


    <又>

    江南憶,
    最憶是杭州﹕ 
    山寺月中尋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頭。 
    何日更重游? 


    <又>

    江南憶,
    其次憶吳宮﹕ 
    吳酒一杯春竹葉,
    吳娃雙舞醉芙蓉。 
    早晚複相逢。 


    07  溫庭筠 十八首
        錄自四印齋複宋刊本花間集


    【菩薩蠻】 (6)

    小山重疊金明滅,  
    鬢雲欲度香鰓雪。  
    懶起畫蛾眉, 
    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  
    花面交相映。  
    新帖繡羅襦, 
    雙雙金鷓鴣。 


    <又>水精簾裡頗黎枕,  
    暖香惹夢鴛鴦湖。  
    江上柳如煙, 
    雁飛殘月天。 

    藕絲秋色淺\,  
    人勝參差剪。  
    雙鬢隔香紅, 
    玉釵頭上風。 


    <又>

    杏花含露團香雪,  
    綠楊陌上多離別。  
    燈在月朧明, 
    覺來聞曉鶯。 玉鉤褰翠幕,  
    妝淺\舊眉薄。  
    春夢正關情, 
    鏡中蟬鬢輕。 


    <又>

    玉樓明月長相憶,  
    柳絲裊娜春無力。  
    門外草萋萋, 
    送君聞馬嘶。 畫羅金翡翠,  
    香燭銷成淚。  
    花落子歸啼, 
    綠窗殘夢迷。 


    <又>

    寶函鈿雀金鸂鶒,
    沉香閣上吳山碧。  
    楊柳又如絲, 
    驛橋春雨時。 畫樓音信斷,  
    芳草江南岸。  
    鸞鏡與花枝, 
    此情誰得知? 


    <又>南園滿地堆輕絮,  
    愁聞一霎清明雨。  
    雨後卻斜陽, 
    杏華零落香。 

    無言勻睡臉,  
    枕上屏山掩。  
    時節欲黃昏, 
    無聊獨倚門。 


    【更漏子】 (3)

    柳絲長,
    春雨細,  
    花外漏聲迢遞。  
    驚塞雁,
    起城鳥, 
    畫屏金鷓鴣。 

    香霧薄,  
    透簾幕,  
    惆悵謝家池閣。  
    紅燭背,
    繡簾垂, 
    夢長君不知。 
    <又>

    星斗稀,
    鐘鼓歇,  
    簾外曉鶯殘月。  
    蘭霧重,
    柳風斜, 
    滿庭堆落花。 

    虛閣上,  
    倚闌望,  
    還似去年惆悵。  
    春欲暮,
    思無窮, 
    舊歌如夢中。 


    <又>

    玉爐香,
    紅燭淚,  
    偏照畫堂秋思。  
    眉翠薄,
    鬢雲殘, 
    夜長衾枕寒。 梧桐樹,  
    三更雨,  
    不道離情正苦。  
    一葉葉,
    一聲聲, 
    空階滴到明。 


    【楊柳枝】 (5)

    宜春苑外最長條, 
    閒裊春風伴舞腰。 
    正是玉人腸斷處,
    一渠春水赤欄橋。 


    <又>

    蘇小門前柳萬條, 
    毿毿金線拂平橋。 
    黃鶯不語東風起,
    深閉朱門伴舞腰。 


    <又>

    館娃宮外鄴城西, 
    遠映徵帆近拂堤。 
    託得王孫歸意切,
    不關芳草錄萋萋。 


    <又>

    雨雨黃鸝色似金, 
    裊枝啼露動芳音。 
    春來幸自長如線,
    可惜牽纏蕩子心。 


    <又>織錦\機邊鶯語頻, 
    停梭垂淚憶徵人。 
    塞門三月猶蕭索,
    縱有垂楊未覺春。 


    【南歌子】 (2)

    手裡金鸚鵡,
    胸前繡鳳凰。 
    偷眼暗形相。 
    不如從嫁與,
    作鴛鴦。 


    <又>(上髟下咼)墮低梳髻,
    連娟細掃眉。 
    終日兩相思。 
    為君憔悴盡,
    百花時。 


    【夢江南】 (2)

    千萬恨,
    恨極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裡事,
    水風空落眼前花, 
    搖曳碧雲斜。 


    <又>

    梳洗罷,
    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
    斜暉脈脈水悠悠, 
    腸斷白蘋洲! 


    08  皇甫松 六首
        錄自花間集


    【浪淘沙】 (2)

    灘頭細草接疏林, 
    浪惡罾船半欲沈。 
    宿鷺眠鷗非舊浦,
    去年沙觜是江心。 


    <又>

    蠻歌豆蔻北人愁, 
    蒲雨杉風野艇秋。 
    浪起鵁鶄眠不得,
    寒沙細細入江流。 


    【夢江南】 (2)蘭燈落,
    屏上暗紅蕉。 
    閒夢江南梅熟日,
    夜舡吹笛雨蕭蕭, 
    人語驛邊橋。 
    <又>

    樓上寢,
    殘月下簾旌。 
    夢見秣陵惆悵事,
    桃花柳絮滿江城, 
    雙髻坐吹笙。 
    【采蓮子】 (2)

    菡萏香連十頃陂(舉棹), 
    小姑貪戲采蓮遲(年少)。 
    晚來弄水船頭濕(舉棹),
    更脫紅裙裹鴨兒(年少)。 


    <又>

    舡動湖光灩灩秋(舉棹), 
    貪看少年信舡游(年少)。 
    無端隔水拋蓮子(舉棹),
    遙被人知半日羞(年少)。 


    09  韋莊  二十首
        錄自花間集


    【浣溪沙】 (3)

    清曉妝成寒食天, 
    柳球斜裊間花鈿, 
    卷簾直出畫堂前。 指點牡丹初綻朵,
    日高猶自憑朱欄, 
    含顰不語恨春殘。 


    <又>

    惆悵夢餘山月斜, 
    孤燈照壁背紅紗, 
    小樓高閣謝娘家。 

    暗想玉容何所似?
    一枝春雪凍梅花, 
    滿身香霧簇朝霞。 


    <又>

    夜夜相思更漏殘, 
    傷心明月憑闌干, 
    想君思我錦\衾寒。 

    咫尺畫堂深似海,
    憶來唯把舊書看, 
    幾時攜手入長安? 


    【菩薩蠻】 (5)

    紅樓別夜堪惆悵,  
    香燈半卷流蘇帳。  
    殘月出門時, 
    美人和淚辭。 

    琵琶金翠羽,  
    弦上黃鶯語。  
    勸我早歸家, 
    綠窗人似花。 
    <又>

    人人盡說江南好,  
    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於天, 
    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雙雪。  
    未老莫還鄉, 
    還鄉須斷腸。 


    <又>

    如今卻憶江南樂,  
    當時年少春衫薄。  
    騎馬倚斜橋, 
    滿樓紅袖招。 

    翠屏金屈曲,  
    醉入花叢宿。  
    此度見花枝, 
    白頭誓不歸。 


    <又>

    勸君今夜須沈醉,  
    樽前莫話明朝事。  
    珍重主人心, 
    酒深情亦深。 

    須愁春漏短,  
    莫訴金杯滿。  
    遇酒且呵呵, 
    人生能幾何? 


    <又>

    洛陽城裡春光好,  
    洛陽才子他鄉老。  
    柳暗魏王堤, 
    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綠,  
    水上鴛鴦浴。  
    凝恨對殘暉, 
    憶君君不知。 


    【歸國遙】金翡翠,  
    為我南飛傳我意﹕  
    罨畫橋邊春水,  
    幾年花下醉?  

    別後只知相愧,  
    淚珠難遠寄。  
    羅幕繡幃鴛被,  
    舊歡如夢裡。  


    【荷葉杯】 (2)

    絕代佳人難得,  
    傾國,  
    花下見無期。 
    一雙愁黛遠山眉, 
    不忍更思惟。 

    閒掩翠屏金鳳,  
    殘夢,  
    羅幕畫堂空。 
    碧天無路信難通, 
    惆悵舊房櫳。 


    <又>

    記得那年花下,  
    深夜,  
    出識謝娘時, 
    水堂西面畫簾垂, 
    攜手暗相期。 

    惆悵曉鶯殘月,  
    相別,  
    從此隔音塵。 
    如今俱是異鄉人, 
    相見更無因! 


    【青平樂】 (2)

    野花芳草,  
    寂寞關山道。  
    柳吐金絲鶯語早,  
    惆悵香閨暗老。  

    羅帶悔結同心, 
    獨憑朱欄思深。 
    夢覺半床斜月,
    小窗風觸鳴琴。 


    <又>

    鶯啼殘月,  
    繡閣香燈滅。  
    門外馬嘶郎欲別,  
    正是落花時節。  

    妝成不畫蛾眉, 
    含愁獨倚金扉。 
    去路香塵莫掃,
    掃即郎去歸遲。 


    【天仙子】 (2)

    蟾彩霜華夜不分, 
    天外鴻聲枕上聞, 
    繡衾香冷懶重燻。 
    人寂寂,
    葉紛紛, 
    才睡依前夢見君。 


    <又>

    夢覺雲屏依舊空, 
    杜鵑聲咽隔簾籠\, 
    玉郎薄幸去無蹤。 
    一日日,
    恨重重, 
    淚界蓮腮兩線紅。 


    <又>

    春日游, 
    杏花吹滿頭。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 
    縱被無情棄,
    不能羞。 


    【女冠子】 (2)

    四月十七,  
    正是去年今日,  
    別君時。 
    忍淚佯低面,
    含羞半斂眉。 

    不知魂已斷,
    空有夢相隨。 
    除卻天邊月,
    沒人知。 
    <又>

    昨夜夜半,  
    枕上分明夢見,  
    語多時。 
    依舊桃花面,
    頻低柳業眉。 

    半羞還半喜,
    欲去又依依。 
    覺來知是夢,
    不勝悲! 


    【木蘭花】

    獨上小樓春欲暮,  
    愁望玉關芳草路。  
    消息斷,
    不逢人,
    卻斂細眉歸繡戶。  

    坐看落花空嘆息,  
    羅袂濕斑紅淚滴。  
    千山萬水不會行,
    魂夢欲教何處覓?  


    【小重山】

    一閉昭陽春又春。 
    夜寒宮漏永,
    夢君恩。 
    臥思陳事暗銷魂。 
    羅衣濕,
    紅袂有啼痕。 

    歌吹隔重閽。 
    遶亭芳草綠,
    倚長門。 
    萬般惆悵向誰論? 
    凝情立,
    宮殿欲黃昏。 


    10  薛昭蘊 二首
        錄自花間集


    【浣溪沙】

    傾國傾城恨有餘, 
    幾多紅淚泣姑蘇, 
    倚風凝睇雪肌膚。 

    吳主山河空落日,
    越王宮殿半平蕪, 
    藕花菱蔓滿重湖。 


    【小重山】

    春到長門春草青。 
    玉階華露滴,
    月朧明。 
    東風吹斷紫簫聲。 
    宮漏促,
    簾外曉鶯啼。 

    愁極夢難成。 
    愁極夢難成。 
    紅妝流宿淚,
    不勝情。 
    手捋裙帶遶階行。       
    思君切,
    羅幌暗塵生。 


    11  牛嶠  一首
        錄自花間集


    【望江怨】

    東風急,  
    惜別花時手頻執,  
    羅幃愁獨入。  
    馬嘶殘雨春蕪濕。  
    倚門立,  
    寄語薄情郎﹕
    粉香和淚泣。  


    12  毛文錫 二首
        錄自花間集


    【醉花間】

    休相問,  
    怕相問,  
    相問還添恨。  
    春水滿堂生,
    鸂鶒還相趁。

    昨晚雨霏霏,
    臨明寒一陣。  
    偏憶戍樓人,
    久絕邊庭信!  


    【應天長】

    平江波暖鴛鴦語,  
    雨雨釣舡歸極浦。  
    蘆洲一夜風和雨,  
    飛起淺\沙翹雪鷺。  

    漁燈明遠渚,  
    蘭棹今宵何處?  
    羅袂從風輕舉,  
    愁殺采蓮女。  


    13  牛希濟 一首
        錄自花間集


    【生查子】

    春山煙欲收,
    天澹稀星小。  
    殘月臉邊明,
    別淚臨清曉。

    語已多,
    情未了,  
    回首猶重道﹕  
    記得綠羅裙,
    處處憐芳草!  


    14  歐陽炯 五首
        錄自花間集


    【南鄉子】 (3)

    畫舸停橈, 
    槿花籬外竹橫橋。 
    水上游人沙上女,  
    回顧,  
    笑指芭蕉林裡住。  


    <又>岸遠沙平, 
    日斜歸路晚霞明。 
    孔雀自憐金翠尾,  
    臨水,  
    認得行人驚不起。  


    <又>路入南中, 
    桄榔葉暗蓼花紅。 
    兩岸人家微雨後,  
    收紅豆,  
    樹底織織抬素手。  


    【獻衷心】見花好顏色,
    爭笑東風, 
    雙臉上,
    晚妝同。 
    閉小樓深閣,
    春景重重。 
    三五夜,
    月明中。 

    情未已,
    信曾通, 
    滿衣猶自染檀紅。 
    恨不如雙燕,
    飛舞簾籠\。 
    春欲暮,
    殘絮盡,
    柳條空。 


    【江城子】

    晚日金陵岸草平, 
    落霞明, 
    水無情。 
    六代繁華,
    暗逐逝波聲。 
    空有姑蘇台上月,
    如西子鏡照江城! 


    15  顧敻  五首
        錄自花間集


    【虞美人】

    深閨春色勞思想,  
    恨共春蕪長。  
    黃鸝嬌囀(言尼)芳妍,
    杏枝如畫倚輕煙, 
    鎖窗前。 

    憑欄愁立雙蛾細,  
    柳影斜搖砌。  
    玉郎還是不還家。 
    教人魂夢逐楊花, 
    繞天涯。 
    【河傳】

    棹舉,  
    舟去,  
    波光渺渺,
    不知何處?  
    岸花汀草共依依, 
    雨微, 
    鷓鴣相逐飛。 

    天涯離恨江聲咽,  
    啼猿切,  
    此意向誰說?  
    倚蘭橈, 
    獨無聊, 
    魂銷, 
    小爐香欲焦。 
    【訴衷情】永夜拋人何處去?
    絕來音。 
    香閣掩,  
    眉斂,  
    月將沈, 
    爭忍不相尋? 
    怨孤衾。 
    願我心, 
    為你心, 
    始知相憶深。 


    【醉公子】 (2)

    漠漠秋雲澹,  
    紅藕香侵檻。  
    枕倚小山屏, 
    金鋪向晚扃。 

    睡起橫波慢,  
    獨望情何限!  
    衰柳數聲蟬, 
    魂銷似去年。 


    <又>岸柳垂金線,  
    雨晴鶯百囀。  
    家住綠楊邊, 
    往來多少年。 

    馬嘶芳草遠,  
    高樓簾半崙。  
    斂袖翠蛾攢, 
    相逢爾許難! 


    16  鹿虔扆 一首
        錄自花間集


    【臨江仙】

    金鎖重門荒苑靜,
    綺窗愁對天空。 
    翠華一去寂無蹤。 
    玉樓歌吹,
    聲斷已隨風。 煙月不知人事改,
    夜闌還照深宮。 
    藕花相向野塘中。 
    暗傷亡國,
    清露泣香紅。 


    17  閻選  一首
        錄自花間集


    【八拍蠻】

    愁鎖黛眉煙易慘,
    淚漂紅臉粉難勻。 
    憔悴不知緣底事?
    遇人推道不宜春。 


    18  尹鶚  一首
        錄自花間集


    【菩薩蠻】

    隴雲暗合秋天白,  
    俯窗獨坐窺煙陌。  
    樓際角重吹, 
    黃昏方醉歸。 

    荒唐難共語,  
    明日還應去。  
    上馬出門時, 
    金鞭莫與伊。 


    19  李珣  九首
        錄自花間集


    【漁歌子】 (2)

    荻花秋,
    瀟湘夜,  
    橘洲佳景如屏畫。  
    碧煙中,
    明月下,  
    小艇垂綸初罷。  

    水為鄉,
    篷作舍,  
    魚羹稻飯常餐也。  
    酒盈杯,
    書滿架,  
    名利不將心掛。  


    <又>

    九疑山,
    三湘水,  
    蘆花時節秋風起。  
    水雲間,
    山月裡,  
    棹水穿雲游戲。  鼓青琴,
    傾綠蟻,  
    扁舟自得逍遙誌。  
    任東西,
    無定止,  
    不議人間醒醉。  


    【巫山一段雲】

    古廟依青嶂,
    行宮枕碧流。 
    水聲山色鎖妝樓,
    往事思悠悠! 

    雲雨朝還暮,
    煙花春複秋。 
    啼猿何必近孤舟,
    行客自多愁。 


    【南鄉子】

    蘭棹舉,
    水紋開, 
    競攜藤籠\采蓮來。 
    回塘深處遙相見,  
    邀同宴,  
    綠酒一卮紅上面。  


    <又>乘彩舫,
    過蓮塘, 
    棹歌驚起睡鴛鴦。 
    游女帶香偎伴笑,  
    爭窈窕,  
    兢折團荷遮晚照。  


    <又>

    傾綠蟻,
    泛紅螺, 
    閒邀女伴簇笙歌。 
    避暑信船輕浪裡,  
    閒游戲,  
    夾岸荔枝紅蘸水。  


    <又>

    漁市散,
    渡船稀, 
    越南雲樹望中微。 
    行客待潮天欲暮,  
    送春浦,  
    愁聽猩猩啼瘴雨。  


    <又>相見處,
    晚晴天, 
    刺桐花下越台前。 
    暗裡回眸深屬意,  
    遺雙翠,  
    騎象背人先過水。  


    【河傳】

    去去!  
    何處?  
    迢迢巴楚,  
    山水相連。 
    朝雲暮雨,  
    依舊十二峰前, 
    猿聲到客船。 

    愁腸豈異丁香結?  
    因離別,  
    故國音書絕。  
    想佳人花下,
    對明月春風, 
    恨應同。 
    20  和凝  二首
        錄自劉毓盤輯紅葉稿


    【江城子】 (2)

    竹裡風生月上門。 
    理秦箏, 
    對雲屏。 
    輕撥朱弦,
    恐亂馬嘶聲。 
    含恨含澆獨自語﹕
    今夜約,
    太遲生! 


    <又>

    斗轉星移玉漏頻。 
    已三更, 
    對棲鶯。 
    歷歷花間,
    似有馬蹄聲。 
    含笑整衣開繡戶,
    斜斂手,
    對棲鶯。 
    歷歷花間,
    似有馬蹄聲。 
    含笑整衣開繡戶,
    斜斂手,
    下階迎。 


    21  孫光憲 十二首
        錄自劉毓盤重刊宋本荊台佣稿

    【楊柳枝】

    閶門風暖落花干, 
    飛遍江城雪不寒。 
    獨有晚來臨水驛,
    閒人多憑赤闌干。 


    【八拍蠻】

    孔雀尾拖金線長, 
    怕人驚起入丁香。 
    越女沙頭爭拾翠,
    相呼歸去背斜陽。 


    【竹枝】 (2)

    亂繩千結(竹枝)絆人深(女兒), 
    越羅萬丈(竹枝)表長尋(女兒)。 
    楊柳在身(竹枝)垂意緒(女兒),
    藕花落盡(竹枝)見蓮心(女兒)。 


    <又>門前春水(竹枝)白蘋花(女兒),
    岸上無人(竹枝)小艇斜(女兒)。 
    商女經過(竹枝)江欲暮(女兒),
    散拋殘食(竹枝)飼神鴨(女兒)。 


    【思帝鄉】

    如何? 
    遺情情更多! 
    永日水精簾下斂羞蛾。 
    六幅羅裙窣地,
    微行曳碧波。 
    看盡滿地疏雨打團荷。 


    【酒泉子】空磧無邊,
    萬裡陽關道路。  
    馬蕭蕭,
    人去去,  
    隴雲愁。 

    香貂舊製戎衣窄,  
    胡霜千裡白。  
    綺羅心,
    夢雲隔,
    上高樓。 


    【浣溪沙】 (4)

    蓼岸風多橘柚香, 
    江邊一望楚天長, 
    片帆煙際閃孤光。 

    月送徵鴻飛杳杳,
    思隨流水去茫茫, 
    蘭紅波碧憶瀟湘。 


    <又>

    半踏長裙宛約行, 
    晚簾疏處見分明, 
    此時堪恨昧平生。 

    早是銷魂殘燭影,
    更愁聞著品弦聲, 
    杳無消息若為情。 


    <又>

    輕打銀箏墜燕泥, 
    斷絲高罥畫樓西,
    花冠閒上午牆啼。 

    粉籜半開新竹徑,
    紅苞盡落舊桃蹊, 
    不堪終日閉深閨。 


    <又>

    烏帽斜攲倒佩魚,
    靜街偷步訪仙居, 
    隔牆應認打門初。 

    將見客時微掩斂,
    得人憐處且生疏, 
    低頭羞問壁間書。 


    【謁金門】留不得!  
    留得也應無益。  
    白紵春衫如雪色。  
    揚州初去日。  

    輕別離,
    甘拋擲,  
    江上滿帆風疾。  
    卻羨彩鴛三十六,  
    孤鸞還一只。  


    【漁歌子】

    泛流熒,
    明又滅。  
    夜涼水冷東灣闊。  
    風浩浩,
    笛寥寥,
    萬頃金波澄澈。  

    杜若洲,
    香鬱烈。  
    一聲宿雁霜時節。  
    經霅水,
    過松江,
    盡屬儂家日月。  


    22  張泌  四首
        錄自花間集


    【浣溪沙】 (2)

    馬上凝情憶舊游, 
    照花淹竹小溪流, 
    鈿箏羅幕玉搔頭。 早是出門長帶月,
    可堪分袂又經秋? 
    晚風斜日不勝愁。 
    <又>枕障燻壚隔繡幃, 
    二年終日兩相思, 
    杏花名月始應知。 天上人間何處去?
    舊歡新夢覺來時, 
    黃昏微雨畫簾垂。 


    【楊柳枝】

    膩粉瓊妝透碧紗, 
    雪休夸。 
    金鳳搔頭墜鬢斜, 
    發交加。 

    倚著雲屏新睡覺,  
    思夢笑。  
    紅腮隱出枕函花, 
    有些些。 


     競

    胡蝶兒, 
    晚春時。 
    阿嬌初著淡黃衣, 
    倚窗學畫伊。 

    還似花間見,
    雙雙對對飛。 
    無端和淚拭燕脂, 
    惹教雙翅垂。 


    23  馮延己(巳?) 二十三首
        錄自四印齋本陽春集
    【鵲蹋枝】 (8)誰道閒情拋擲久?  
    每到春來,
    惆悵還依舊。  
    日日華前常病酒,  
    不辭鏡裡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  
    為問新愁,
    何事年年有?  
    獨立小橋風滿袖,  
    平林新月人歸後。  


    <又>華外寒雞天欲曙。  
    香印成灰,
    起坐渾無緒。  
    庭際高梧凝宿霧,  
    卷簾雙鵲驚飛去。  屏上羅衣閒繡縷。  
    一晌關情,
    憶遍江南路。  
    夜夜夢魂休謾語,  
    已知前事無尋處。  


    <又>

    叵耐為人情太薄。  
    幾度思量,
    真擬渾拋卻。  
    新結同心香未落,  
    怎生負得當初約?  

    休向尊前情索莫。  
    手舉金罍,
    憑仗深深酌。  
    莫作等閒相斗作,  
    與君保取長歡樂。  


    <又>

    蕭索清秋珠淚墜。  
    枕簟微涼,
    展轉渾無寐。  
    殘酒欲醒中夜起,  
    月明如練天如水。  

    階下寒聲啼絡緯。  
    庭樹金風,
    悄悄重門閉。  
    可惜舊歡攜手地,  
    思量一夕成憔悴。  


    <又>

    煩惱韶光能幾許?  
    腸斷魂銷,
    看卻春還去。  
    只喜牆頭靈鵲語,  
    不知青鳥全相誤。  

    心若垂楊千萬縷。  
    水闊華蜚,
    夢斷巫山路。  
    滿眼新愁無問處,  
    珠簾錦\帳相似否?  


    <又>

    幾日行雲何處去?  
    忘了歸來,
    不道春將暮。  
    百草千華寒食路,  
    香車系在誰加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  
    雙燕飛來,
    陌上相逢否?  
    撩亂春愁如柳絮,  
    悠悠夢裡無尋處。  


    <又>庭院深深深幾許?  
    楊柳堆煙,
    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游冶處,  
    樓高不見張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  
    門掩黃昏,
    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華華不語,  
    亂紅飛過秋千去。  


    <又>

    六曲闌干偎碧樹。  
    楊柳風輕,
    展盡黃金縷。  
    誰把鈿箏移玉柱?  
    穿簾海燕雙飛去。  

    滿眼游絲兼落絮。  
    紅杏開時,
    一霎清明雨。  
    濃睡覺來鶯亂語,
    驚殘好夢無尋處。


    【采桑子】 (2)

    笙歌放散人歸去,
    獨宿江樓, 
    月上雲收, 
    一半珠簾括玉鉤。 

    起來檢點經由地,
    處處新愁。 
    憑仗東流, 
    將取離心過橘洲。 


    <又>

    華前失卻游春侶,
    獨自尋芳, 
    滿目悲涼, 
    縱有笙歌亦斷腸。 

    林間戲蝶簾間燕,
    各自雙雙。 
    忍更思量? 
    綠樹青苔半夕陽。 


    【酒泉子】

    芳草長川, 
    柳映危橋橋下路。  
    歸鴻飛,
    行人去,  
    碧山邊。 
    風微煙澹雨蕭然, 
    隔岸馬嘶何處?  
    九回腸,
    雙臉淚,  
    夕陽天。 


    【清平樂】雨晴煙晚,  
    綠水新池滿。  
    雙燕飛來垂柳院,  
    小閣畫簾高卷。  

    黃昏獨倚朱樓, 
    西南新月眉彎。 
    砌下落華風起,
    羅衣特地春寒。 


    【謁金門】 (3)楊柳陌,  
    寶馬嘶空無跡。  
    新著荷衣人未識,  
    年年江海客。  

    夢覺巫山春色,  
    醉眼飛華狼籍。  
    起舞不辭無氣力,  
    愛君吹玉笛。  


    <又>秋已暮,  
    重疊關山歧路。  
    嘶馬搖鞭何處去?  
    曉禽霜晚樹。  

    夢斷禁城鐘鼓,  
    淚滴枕檀無數。  
    一點凝紅和薄霧,  
    翠娥愁不語。  
    <又>

    風乍起,  
    吹縐一池春水。  
    閒引鴛鴦香徑裡,  
    手捋紅杏蕊。  

    斗鴨闌干獨倚,  
    碧玉搔頭斜墜。  
    終日望君君不至,  
    舉頭聞鵲喜。  


    【歸自謠】 (2)

    何處笛?  
    終夜夢魂情脈脈。  
    竹風櫚雨寒窗滴。  

    離人數歲無消息。  
    今頭白,  
    不眠特地重相憶。  
    <又>春艷艷,  
    江上晚山三四點,  
    柳絲如剪華如染。  

    香閨寂寂門半掩。  
    愁眉斂,  
    淚珠滴破燕脂臉。  
    【長命女】

    春日宴,  
    綠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陳三願﹕  
    一願郎君千歲,
    二願妾身常健,  
    三願如同梁上燕,  
    歲歲長相見。  


    【喜遷鶯】

    宿鶯啼,
    鄉夢斷,
    春樹曉朦朧。 
    殘燈和燼閉朱櫳, 
    人語隔屏風。 

    鄉已寒,
    燈已絕,  
    忽憶去年離別﹕  
    石城華雨倚江樓, 
    波上木蘭舟。 


    【三台令】 (3)

    春色!  
    春色!  
    依舊青門紫陌。  
    日斜柳暗華嫣, 
    醉臥誰家少年? 
    年少!  
    年少!  
    行樂直須及早。  


    <又>

    明月!  
    明月!  
    照得離人愁絕。  
    更深影入空床, 
    不道幃屏夜長。 
    長夜!  
    長夜!  
    夢到庭華陰下。  


    <又>

    南浦!  
    南浦!  
    翠鬢離人何處?  
    當時攜手高樓, 
    依舊樓前水流。 
    流水!  
    流水!  
    中有傷心雙淚。  


    【點絳唇】

    蔭綠圍紅,
    夢瓊家在桃源住。  
    畫橋當路,  
    臨水雙朱戶。  

    柳徑春深,
    行到關情處。  
    顰不語,  
    意憑風絮,  
    吹向郎邊去。  




    柳徑春深,
    行到關情處。  
    顰不語,  
    意憑風絮,  
    吹向郎邊去。  


    24  李璟  二首
        錄自馬令南唐書


    【浣溪沙】 (2)

    菡萏香銷翠葉殘, 
    西風愁起碧波間。 
    還與容光共憔悴,
    不堪看。 細雨夢回清漏永,
    小樓吹徹玉笙寒。 
    筱筱淚珠多少恨,
    倚欄桿。 


    <又>

    手卷珠簾上玉鉤, 
    依前春恨鎖重樓。 
    風裡落花誰是主?
    思悠悠。 青鳥不傳雲外信,
    丁香空結雨中愁。 
    回首綠波春色暮,
    接天流。 

      【案﹕歷代詩余卷一百二十三“碧波”作“綠波”,“容光”作“韶
      光”,“清漏永”作“雞塞遠”,“筱筱淚珠多少恨”作“多少淚珠
      何恨恨”,“珠簾”作“真珠”,“春色”作“三峽”。】

    25 李煜  十二首
        錄自明萬歷呂遠刊本南唐二主詞【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依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案﹕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一“秋月”作“秋葉”,“依然”作“應
      猶”,“都有”作“還有”。】


    【喜遷鶯】

    曉月墜,
    宿雲微, 
    無語枕頻攲。
    夢回芳草思依依, 
    天遠雁聲稀。 

    啼鶯散,  
    餘花亂,  
    寂寞畫堂深院。  
    片紅休掃盡從伊, 
    留待舞人歸。 
    【清平樂】

    別來春半,  
    觸目愁腸斷。  
    砌下落梅如雪亂,  
    拂了一身還滿。  

    雁來音信無憑, 
    路遙歸夢難成。 
    離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遠還生。 


    【鳥夜啼】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 
    常恨朝來寒重晚來風! 

    胭脂淚,  
    留人醉,  
    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全唐詩附詞一“常恨”作“無奈”,“寒重”作“寒雨”,“留人”
      作“相留”。】
    【長相思】

    雲一緺,
    玉一梭, 
    澹澹衫兒薄薄羅, 
    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 
    雨相和, 
    簾外芭蕉三兩窠。 
    夜長人奈何! 


    【搗練子令】深院靜,
    小庭空, 
    斷續寒砧斷續風。 
    無奈夜長人不寐,
    數聲和月到簾櫳。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 
    對景難排。 
    秋風庭院蘚\侵階。 
    一行珠簾閒不卷,
    終日誰來? 

    金鎖已沉埋, 
    壯氣蒿萊。 
    晚涼天靜月華開。 
    想得玉樓瑤殿影,
    空照秦淮!   【全唐詩附詞一“一行”作“一桁”,“金鎖”作“金劍”,“天靜”
      作“天淨”。】


    【虞美人】風回小院庭蕪綠,  
    柳眼春相續。  
    憑闌半日獨無言, 
    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  
    池面冰初解。  
    燭明香暗畫堂深, 
    滿鬢青霜殘雪思難任。 

      【全唐詩附詞一“尊前”作“尊罍”,“畫堂”作“畫樓”,“難任”
    作“難禁”。】


    【破陣子令】四十年來家國,
    三千裡地山河。 
    鳳閣龍樓連霄漢,
    瓊枝玉樹作煙蘿, 
    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
    沉腰潘鬢銷磨。 
    最是倉惶辭廟日,
    教坊猶奏別離歌, 
    垂淚對宮娥。 

      【全唐詩附詞一“鳳閣”作“鳳闕”,“瓊枝玉樹”作“玉樹瓊枝”,
      “倉惶”作“蒼黃”,“猶奏”作“獨奏”。東波誌林“四十”作“三
      十”,奪“鳳閣”二句,“識”作“慣”。】

      【全唐詩附詞一“一行”作“一桁”,“金鎖”作“金劍”,“天靜”
      作“天淨”。】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 
    春意將闌。 
    羅衾不暖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
    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闌! 
    無限關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歸去也,
    天上人間! 

      【全唐詩附詞一“將闌”作“闌珊”,“不暖”作“不耐”,“莫”作
      “暮”,“關山”作“江山”,“歸去”作“春去”。】


    【鳥夜啼】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 
    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臨江仙】
        據耆舊緒聞補

    櫻桃落盡春歸去,
    蝶翻輕粉雙飛。 
    子規啼月小樓西。 
    玉鉤羅幕,
    惆悵暮煙垂。 

    別巷寂寥人散後,
    望殘煙草低迷。 
    爐香閒裊鳳凰兒。 
    空持羅帶,
    回首恨依依。 


    26  潘閬  五首
        錄自四印齋刊宋元三十一家詞本逍遙詞


    【憶余杭】 (5)

    長憶錢塘,
    不是人寰是天上,
    萬家掩映翠微間, 
    處處水潺潺。 異花四季當窗放,  
    出入分明在屏障。  
    別來隋柳幾經秋, 
    何日得重游? 


    <又>

    長憶西湖,
    盡日憑闌樓上望,
    三三兩兩釣魚舟, 
    島嶼正清秋。 

    笛聲依約蘆花裡,  
    白鳥成行忽驚起。  
    別來閒整釣魚竿, 
    思入水雲寒。 


    <又>

    長憶孤山,
    山在湖心如黛簇,
    僧房四面向湖開, 
    清棹去還來。 

    芰荷香噴連雲閣,  
    閣上清聲檐下鐸。  
    別來塵土污人衣, 
    空役夢魂飛。 


    <又>

    長憶西山,
    靈隱寺前三竺後,
    冷泉亭上幾行游, 
    三伏似清秋。 

    白猿時見攀高樹,  
    長嘯一聲何處去?  
    別來幾向畫闌看, 
    終是欠峰巒! 

      【案﹕詞綜“西山”作“西湖”。】


    <又>

    長憶觀潮,
    滿郭人爭江上望,
    來疑滄海盡成空, 
    萬面鼓聲中。 

    弄潮兒向濤頭立,  
    手把紅旗旗不濕。  
    別來幾向夢中看, 
    夢覺尚心寒。 


    27  寇準  一首
        錄自詞綜卷四


    【陽關引】

    塞草煙光闊,  
    渭水波聲咽。  
    春潮雨霽,
    輕塵斂,
    徵鞍發。  
    指青青楊柳,
    又是輕攀折。  
    動黯然,
    知有後會,
    甚時節?  

    更盡一杯酒,
    歌一闋。  
    嘆人生裡,
    難歡聚,
    易離別。  
    且莫辭沉醉,
    聽取陽關徹。  
    念故人千裡,
    自此共明月。  


    28  範仲淹 三首
        錄自詞綜卷四


    【蘇幕遮】

    碧雲天,
    黃葉地。  
    秋色連波,
    波上寒煙翠。  
    山映斜陽天接水。  
    芳草無情,
    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
    追旅思。  
    夜夜除非,
    好夢留人睡。  
    明月樓高休獨倚。  
    酒入愁腸,
    化作相思淚。  


    【漁家傲】塞下秋來風景異,  
    衡陽雁去無留意。  
    四面邊聲連角起。  
    千嶂裡,  
    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裡,  
    燕然未勒歸無計。  
    羌管悠悠霜滿地。  
    人不寐,  
    將軍白發徵夫淚。  


    【御街行】

    紛紛墜葉飄香砌。  
    夜寂靜,
    寒聲碎。  
    真珠簾卷玉樓空,
    天淡銀河垂地。  
    年年今夜,
    月華如練,
    長是人千裡!  愁腸已斷無由醉。  
    酒未到,
    先成淚。  
    殘燈明滅枕頭攲,
    諳盡孤眠滋味。  
    都來此事,
    眉間心上,
    無計相回避。  

    29  張先  十四首
        錄自強村叢書本張子野詞


    【醉垂鞭】雙蝶繡羅裙。 
    東池宴,  
    初相見。  
    朱粉不深勻, 
    間花淡淡春。 

    細看諸處好,  
    人人道﹕  
    柳腰身。 
    昨日亂山昏, 
    來時衣上雲。 


    【菩薩蠻】 (2)

    憶郎還上層樓曲,  
    樓前芳草年年綠。  
    綠似去時袍, 
    回頭風袖飄。 

    郎袍應已舊,  
    顏色非長久。  
    惜恐鏡中春, 
    不如花草新。 


    <又>

    牡丹含露真珠顆,  
    美人折向簾前過。  
    含笑問檀郎﹕ 
    花強妾貌強? 

    檀郎故相惱,  
    剛道花枝好。  
    花若勝如奴, 
    花還解語否? 
    【謝池春慢

作者:龙榆生

柳永词全集

  •   黄莺儿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无据。乍出暖烟来,又趁游蜂去。恣狂踪迹,两两相呼,终朝雾吟风舞。当上苑柳农时,别馆花深处,此际海燕偏饶,都把韶光与。

      玉女摇仙佩(佳人)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

      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雪梅香  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应同。渔市孤烟袅寒碧,水村残叶舞愁红。楚天阔,浪浸斜阳,千里溶溶。

      临风想佳丽,别后愁颜,镇敛眉峰。可惜当年,顿乖雨迹云踪。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无□(“缪”换成竖心旁)恨,相思意,尽分付征鸿。

      尾犯

      夜雨滴空阶,孤馆梦回,情绪萧索。一片闲愁,想丹青难貌。秋渐老、蛩声正苦、夜将阑,灯花旋落。最无端处,总把良宵,祗恁孤眠却。

      佳人应怪我,别后寡信轻诺。记得当初,翦香云为约。甚时向、幽闺深处,按新词、流霞共酌。再同欢笑。肯把金玉珍珠博。

      (案此首别又作吴文英《梦窗词集》)

      早梅芳

      海霞红,山烟翠。故都风景繁华地。谯门画戟,下临万井,金碧楼台相倚。芰荷浦溆,杨柳汀洲,映虹桥倒影,兰舟飞棹,游人聚散,一片湖光里。

      汉元侯,自从破虏征蛮,峻陟枢庭贵。筹帷厌久,盛年昼锦,归来吾乡我里。铃斋少讼,宴馆多欢,未周星,便恐皇家,图任勋贤,又作登庸计。

      斗百花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歹带]纨扇。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其二  煦色韶光明媚。轻霭低笼芳树。池塘浅蘸烟芜,廉幕闲垂风絮。春困厌厌,抛掷斗草工夫,冷落踏青心绪。终日扃朱户。

      远恨绵绵,淑景迟迟难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处。深院无人,黄昏乍拆秋千,空锁满庭花雨。

      其三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扛,却道你先睡。

      甘草子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情绪。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其二

      秋尽。叶翦红绡,砌菊遗金粉。雁字一行来,还有边庭信。

      飘散露华清风紧。动翠幕,晓寒犹嫩,中酒残妆整顿。聚两眉离恨。

      「中吕宫」

      送征衣

      过韶阳。璇枢电绕,华渚虹流,运应千载会昌。罄寰宇,荐殊祥。吾皇。诞弥月,瑶图缵庆,玉叶腾芳。并景贶、三灵眷佑,挺英哲、掩前王。遇年年、嘉节清和,颁率土称觞。

      无间要荒华夏,尽万里、走梯航。彤庭舜张大乐,禹会群方。[宛鸟]行。望上国,山呼鳌[扌卞],遥[艹热]炉香。竟就日、瞻云献寿